当张国荣、梅艳芳、袁咏仪在一起,那就是他们三人最好的时代!

本文发于香港电影公众号(hkmovie)。 


但愿可以没成长,全凭直觉觅对象。


临近年底,有多少异乡人开始倒数着回家的日子,又有多少大龄单身狗被迫加入相亲的队伍。回家,是因为眷恋那方土地和那里的亲人;大龄单身,要么是因为人不够美(帅),要么是因为钱不够多。


当然,你也可以浪漫地说没有遇到合适的人,只能再等等。什么才是合适的人,你所谓的标准又是依据什么建立起来的?外貌?身份?地位?必要郎才女貌或是门当户对,还是只等那一霎的心动,全凭直觉觅对象?


这些都是想来容易得来难,真到恋爱甚至谈婚论嫁时,还有一个约定俗成的条件——两个人须是异性,才能被大众所接受,被亲人所祝福。尽管如今的社会对同性恋者已持宽容态度,但在二十余年前,他们只能承受歧视的目光,卑微地爱着,不公不堪的活着。


 



由陈可辛导演,于1994年上映的《金枝玉叶》便讲述了剧中人对于性别的困惑和对爱情的大胆追寻,在赢得口碑和票房高收入后又于1996年推出了《金枝玉叶2》,继续向人们讲述身份的错杂和性别的疑云。


从“同性恋包装下的异性恋”到“异性恋包装下的同性恋”,从“男同”路线延展到“女同”路线,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下,两部电影都只能借助童话般的氛围来展示真实的生活。既满足了人们窥探神秘世界的快感,又不至于让人产生罪恶感,因为他们经历了同性之爱的彷徨和波折后,最终都回归到人们所能接受的异性恋。


如果说第一部是在极力构造一个童话世界,那么第二部就是在打破这个童话,逐渐走向现实。



在《金枝玉叶2》中,我们可以发现陈可辛导演的“恐同意识”正在步步消褪,剧中的人物也在慢慢成长。从第一部Sam的逃避和自欺欺人,到第二部方艳梅直面同性之爱后又能潇洒放手,正是多出的这份成长和勇敢,让我更加中意《金枝玉叶2》。


在对同性恋者的处理上,2比1也要理性得多。


第一部里的同志配角,无论是曾志伟饰演的Auntie以及他的情人,还是罗家英饰演的“人妖”,在一定程度上都被丑化为“不正常的男人”或是“娘娘腔”,让人看来有些不舒服。而第二部从主角到配角,处理得都要正常多,没有刻意地歪曲人性,每个人都是真实的,他们寻爱的动机是合理的,他们的行为也只是表现出了最本真、最自然的对爱情的追寻。


他和她,再深爱的两个人也会面临生活的试炼;她和她,不计性别,吸引彼此的是那独特的气质;还有她和他,有趣的灵魂,共同的爱好,让彼此之间生出了遐想。不同的三个人代表了不同的三种恋爱观,三段复杂的关系也演绎出了三种不同的感情。



女扮男装的新进歌手阿颖满心欢喜搬去与心爱之人Sam同居,以为从此便可一生一世,却不料同居后的两人因为各种琐碎事,反倒对彼此生出了一些厌烦,他们之间的爱情也面临着即将到来的考验。


再深的爱都会有动摇和彷徨的时候。阿颖对Sam(张国荣饰)的爱是一种依恋,也是想要同他天长地久的那种爱。她把Sam当作自己世界的中心,做的一切都只为了让他开心。她把他的梦想当作自己的梦想,所以她心心念念想要同他一起去非洲。她甚至愿意为他去死,所以会在噩梦醒来时坚定地告诉Sam:我会选择我去死。


可是爱的太深,反倒成了一种束缚。本以为爱情事业两丰收的阿颖却发现Sam越来越不开心。一个是半年未有新作的失意音乐人,一个是炙手可热的当红“男”歌手,外界的人们都在议论Sam,说他是个吃软饭的同性恋。为了减轻Sam的压力,阿颖便去请求自己的偶像方艳梅假扮她的女朋友。



两人一起逛街跳舞煲电话,相聊甚欢无所不谈。阿颖这个小迷妹对偶像方姐充满了爱慕和信任,她毫无保留地跟方姐倾诉自己对Sam的爱,讲述当前遇到的困惑以及她的不知所措。


阿颖对Sam的体贴和爱护,让不知“他”真实性别的方姐有些羡慕吃醋:“如果能让我拥有一只像你这样的白兔仔就好了。”而方姐的温柔和真情,也让阿颖更加地迷恋她。单纯的小迷妹眨着眼说道:“要是你和Sam是同一个人就好了!”


阿颖就像一个孩子,可以无所顾忌地大笑,也可以不顾形象地哭泣。她从身体到灵魂都还未长大,她深爱Sam,对Sam依恋;也爱慕方姐,对她充满迷恋。她甚至贪心地想要鱼和熊掌都兼得。


通过阿颖的纯真,影片表现的是如同孩子一般的爱:有期待有迷惘,全凭直觉觅对象。谁对我好,我就喜欢谁;不管你是男是女,我只知道我很中意你。



这样的爱,干净直白、纯真美好,却只能存在于童话世界里。初尝觉得美味,多了便觉虚假。人们需要看到一种更为成熟的、有担当的爱。


久在红尘打滚的方艳梅(梅艳芳饰),为了找寻心中的白兔仔,带着这样的爱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
片中有这样一个镜头,年少成名的方艳梅看着一路欢声笑语的中学生,羡慕地感叹:“我多希望有个平凡人的童年。可惜,当你们在跳花绳的时候,我在学跳舞;你们上学念书时,我就在后台背台词;到人家初恋谈恋爱时,我已经拍了十八次结婚戏,唱了一百次失恋的歌。如果让我重新得回童真和初恋,那就好了!”阿颖问道:“为什么不能呢?”



演的是片中的方艳梅,却仿佛让人看到了片外的梅艳芳。无奈的笑容透露出怎样的寂寞红尘,微蹙的眉角又道出多少明星的心酸历程:台上风光无限千万人与之共享,台下功夫以影伴舞却有几人能担当?


看尽了人的自私和善变,会更加渴望最纯洁最善良的人心。方艳梅期待的爱情是纯真的,她寻觅的爱人是善良的,就像白兔仔一样美好。兜兜转转,直到重回故里遇到新人“男”歌手林子颖,才发现原来自己苦苦找寻的“小白兔”就在这个令她失去童真的地方。


看着这只纯真善良的“白兔仔”,方艳梅激动又感慨,不明真相的她以为“他”是一个同性恋,但仍大胆示爱。而处在迷茫当中的阿颖,也情愫暗生,不能自已地痴恋上了对她一片真情的方姐。


剧中有一场戏中戏叫《忽男忽女》,由女扮男装的方艳梅和“男扮女装”的林子颖主演,讲述二人之间调换性别的不羁之恋。


《金枝玉叶2》里出现的《明报周刊》。传说中的换头术和标题党:“林子颖一攀再攀,顾家明一追再追。”


第一次开拍的台词是这样的:(方姐)无论这个世界变成怎样,就算我们只是曾经拥有,(阿颖接)今生无悔。这时的她们演的是剧中人的故事。


后来Sam把阿颖是女人的事实告诉了方姐,方姐在黑暗中点燃一支烟,问阿颖:“如果我是男人,你会选择Sam还是我?”阿颖的片刻迟疑,方姐已经抢先说道:



一支烟,燃尽了她的无奈和心痛。捻灭烟火,毅然起身,无论阿颖是gay还是直男,是Les还是直女,她都会直面自己对阿颖的爱。


之前那场Ng的戏还要继续演完。只是方姐的眼神更加含情脉脉,话语更加的坚定,二人的台词也有了改变:(方姐)无论这个世界变成怎样,无论你是男还是女,就算我们只是曾经拥有,(阿颖接)我都今生无悔。


这时的她们已成剧中人,倾诉的是各自的感情。



不羁世俗的眼光,不计性别的划分,方姐与阿颖假戏真做,吻上彼此的柔唇。目睹这一切的Sam却在震惊和气愤中逃开,抛下迷惘和内疚的阿颖独自流泪。


看着伤心无措的“白兔仔”泪流满脸,方姐明白了阿颖心中对Sam的深爱。一个人痛哭一场后,她决定退出,将阿颖还给Sam,不再让她心爱的白兔仔纠结和痛苦。


一如她曾说过的:“男人喜欢别人的时候,就尽量让自己开心;女人喜欢别人的时候,就尽量让对方开心,然后呢,自己自自然然都会觉得好开心。” 



她做到了,哪怕是千辛万苦才寻到的白兔仔,只要对方能幸福,她便愿意放手。离开时,没有拥抱没有告别,方姐只是留下字条,感谢阿颖让自己知道这世上还有“小白兔”的存在。


“为什么每次离开都坐船?”“因为坐船可以看得久一点!”看什么呢?不知道,虽说决定了放手,可心里仍是这么的难受与不舍。


相比阿颖的纯情和直白,方艳梅虽然也想全凭直觉觅对象,可她的爱终归要比阿颖成熟,也更有担当。她爱阿颖,更希望阿颖幸福,所以选择潇洒地放手,成全所爱之人。


方艳梅选择离开,并非是介意阿颖的性别,如果阿颖没有那么多的纠结与牵挂,愿意同她在一起,那方姐一定会倾尽所有给她幸福。影片没有明确指出方艳梅的性向究竟是怎样的,我们也难以论断,因为连她自己都曾有过怀疑和惊讶,没想到爱上的竟是与自己性别相同的女人。 


可是我爱你,本就不是因为性别,而是能够打动我的那一点恰好出现在了你的身上。



自始至终,吸引方艳梅的都不是某一种性别魅力,而是一种个性特质——“小白兔”一样的简单、善良和纯真。她所追寻的就是一个“小白兔”式的灵魂,无论TA是男是女,无论为了找到TA需要付出多少代价,也无论TA最终能否被自己拥有。


她乘船而来,乘风而去,向我们展示了这样一种姿态:无论同性还是异性,都敢直面心中的爱;坦荡磊落,决定放下就绝不拖沓。真正的爱,不在于性别的区分、不在于占有的欲望,而只在于灵魂的相契。爱一个人,就是让Ta开心,哪怕不能天长地久,只愿我能曾经拥有。



阿颖的爱纯真美好却过于童话,方姐的爱勇敢成熟又过于超凡脱俗。她们之间的爱不看身份不论性别,我爱你,无关性别性向,无关出身长相。这样的大爱对于现实中的我们来说太过遥远,平常人只能临渊羡鱼不敢退而结网。


面对爱情,我们更多的是像Sam:有付出也有私心,有体贴也有嫉妒;黏的太紧会厌倦,一旦面临着失去又会紧张和害怕。


Sam爱阿颖,邀她同居后又希望留有自己的空间,嘴上不承认但内心必定有一霎的后悔。所以,在一次蒙面party上,他认识了阅历丰富、成熟知性的方姐,二人聊非洲聊音乐,聊他们共同的兴趣爱好。酒逢知己千杯少,借着酒精的作用,二人有了一夜情。


事后,Sam感到愧疚和害怕,主动买了鲜花给阿颖。他的爱是自私的,可以原谅自己偶尔的花心,却容不得阿颖有一丝的分心。



他介意别人说自己是Gay,当阿颖找了一个“女朋友”想帮他减轻压力时,他马上又开启了嫉妒模式。他有时那么霸道,有时又那么懦弱。希望女友不要依赖自己,又在出现问题时扔下她,自己逃之夭夭。即便他曾许诺:无论如何,都不会扔下她。


当阿颖被Sam“捉奸在床”却也意外得知他与方姐有过一夜情,更加对自己和Sam之间的爱产生了怀疑。她决定孤身一人去非洲,完成二人未能实现的梦想。而Sam看到书房中阿颖为他描绘的巨大非洲图时,终于看清了彼此的心意,他决定去道歉,去追回他深爱的女友。


就像方艳梅在告别信中对阿颖说的:“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,也相信他爱你,那么做错什么都是可以原谅的。”上一次是阿颖穿着长裙来追Sam,这一次是Sam含着眼泪去追阿颖,算是扯平了吧。



影片的最后,Sam抱着哭泣中的男装阿颖,空姐过来询问:“先生,没什么事吧?”

Sam:“没什么,我在安慰我老婆。”

空姐:“老婆?他是个男人呀……”

Sam:“不行吗?”

空姐:“行……”


这里与一开始形成了照应,Sam当初很介意别人误会他是Gay,现在已经不在乎了。无论阿颖此刻是以什么样的性别出现,他对她的爱都没有任何影响。只要他们彼此深爱,哪怕曾经有过嫌隙,时光也能将其填补。


Sam和阿颖之间的爱,才是最接近现实状态的。有人将Sam对阿颖的爱比作狗皮药膏:贴在身上总担心别人异样的目光,真撕下来又疼;一没了它,经年的风湿痛不请自来。 



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,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,得到了又不懂得珍惜。两个人爱着爱着会失去新鲜感,会变得麻木,但是所有的浪漫邂逅都只是昙花一现,只有激情过后保留下来的温度才能被持久地拥有。


这部影片中有异性恋也有男同和女同,无论哪一种,导演都没有刻意地去表现或是去歪曲,所有人表现出来的都是生命最本真最自然的状态。


除了归功于导演的控制力,演员们的精彩表现也是无可挑剔。袁咏仪的清纯可爱,演出了林子颖的稚气未脱却又纯情专一;梅艳芳的忽男忽女,眼角眉梢都是戏,演出了巨星方艳梅的魅力无穷和方姐的潇洒坦荡;还有张国荣的才华横溢,同一个镜头不同表情的刻画,被他表现得淋漓尽致……



“寂寞也挥发着馀香/原来情动正是这样/曾忘掉这种遐想/这么超乎我想象/但愿我可以没成长/完全凭直觉觅对象/模糊地迷恋你一场/就当风雨下潮涨。”——梅艳芳《有心人》


从《金枝玉叶1》到《金枝玉叶2》,从有男女之别的“金童玉女”到无性别之分的“金枝玉叶”,影片模糊了性别,意在向我们呈现人类最原始最本真的爱。爱情没有对错,只有成长。虽然他们演绎的爱情代表不了每一个人,但至少为一些人的爱指了一条方向。


方艳梅的到来,让阿颖和Sam的爱遭遇危机,也促成了他们的成长。


无论结局怎样,故事胜在真情。现实中难以被接受的感情,在这里都能得到宣泄,一切的幼稚和混乱也都可以被原谅。因为我们终究会成长,也相信它终有成熟盛放的那一天。

 

作者:顾望明月,希望用文字温暖身边的每一个人。

公众号:顾望明月,微博:@年月深渊望明月

感谢您的投稿!

 

投 稿

ilovehkmovie@163.com

ios打赏渠道

新 浪 微 博 关 注:hkmovie 

B站:三婶看电影
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